歡迎來到中國機電網    [ 請登錄 ]  [ 會員注冊 ]

返回首頁|English|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中國機電網 - 儀器儀表
問道蒼穹再遠行——記瓦里關中國大氣本底基準觀象臺成立25周年
作者: 佚名 時間:2019-11-19文章來源:新浪網訪問量:1012

原標題:問道蒼穹再遠行——記瓦里關中國大氣本底基準觀象臺成立25周年

瓦里關山,靜靜地臥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孤立而寂靜,南邊是黃河上游最大的龍羊峽水電站,北部是聞名遐邇的青海湖。在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的地球“第三極”青藏高原上,海拔3816米的瓦里關山,不算巍峨,默默無聞。25年前,因為中國大氣本底基準觀象臺(以下簡稱本底臺)的建設,瓦里關從此享譽全球。而中國,也在這里邁出了保護地球很重要的一步。

建設,中國政府對世界的莊嚴承諾

時間追溯至1989年11月,那時的瓦里關山沒電沒路,而一群年輕的氣象“突擊隊員”已經在這里扎起帳篷,布設儀器,在艱苦的環境里開始氣象觀測,積累原始資料,為申請建設我國乃至全球歐亞大陸唯一的大氣本底基準觀象臺做準備。1991年,時任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院長周秀驥等站在瓦里關山頂,再一次對擬建的中國大氣本底基準觀象臺站址進行考察。

彼時,世界氣象組織全球大氣觀測系統剛完成整合不久,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第一次評估報告即將出爐;全球二氧化碳濃度不斷升高的趨勢越來越不容忽視,南北兩極等地紛紛建立起大氣本底基準觀測站,但歐亞大陸腹地仍是一片空白,從已有觀測站獲得的數據尚不能代表全球氣候變化的真正狀況。

能否在中國內陸高原建一座大氣本底基準觀象臺?中國政府和相關國際組織一拍即合。

“中國正在同世界氣象組織、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和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合作,在青藏高原建立世界第一個內陸型全球大氣本底基準觀測站。它的建成將有助于全球大氣觀測事業發展。”在1992年的世界氣象組織氣候變化和環境發展大會上,時任國務委員宋健代表中國政府在致辭時介紹。

由于良好的地理環境,瓦里關在幾個備選站中脫穎而出,開始風風火火的建站工作。

時任本底臺負責人對建站初期的事情歷歷在目。

剛建設時期,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的專家漂洋過海來到瓦里關山,手把手地教本底臺工作人員使用儀器。大家最頭疼的是解決外國專家吃飯的問題,由于飲食習慣不相同,總擔心外國專家吃不好,于是特意從青海省氣象局借調了一名炊事員,每天負責外國專家的飲食。雖然條件艱苦,但是外國專家吃苦耐勞的精神深深地打動了大家。他回憶起和加拿大專家一起工作時的場景:“有個專家長得像白求恩,總是不厭其煩地一遍遍教我們,他和建站的工作人員吃住在一起,用生菜蘸醬吃,吃飯有面包就足夠了,從來不會多提要求。”

1994年9月15日,世界氣象組織代表聯合國開發署和中國政府同時在北京和日內瓦發布新聞,宣布:“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監測臭氧和溫室氣體的觀象臺將在中國開始工作!”9月17日,本底臺正式掛牌成立,填補了世界氣象組織全球大氣本底基準觀測站在中國和歐亞大陸的空白。

雖然是蹣跚起步,但在全球大氣本底基準和溫室氣體觀測等領域,我國開始有了自己的話語權。

堅守,在山巔測量地球體溫

25年!正當風華正茂。

在世界氣象組織、中國氣象局和各級政府的關懷下,本底臺踏石留印,抓鐵有痕,在一批批氣象科技工作者的努力下,不斷茁壯成長,在基本觀測、科學研究和應對氣候變化等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冬季的瓦里關山寧靜祥和,藍天白云,觸手可及,雪山草原,就在身邊。走進本底臺辦公室,各種監測儀器正在工作,發出超低頻的混合聲,英文標注的各種記錄冊和報表隨處可見。在值班室大廳正面墻上有一幅世界地圖,地圖上用不同的顏色和圖形標注著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數據處理中心和儀器質量控制中心。這些中心接受本底臺的數據,并進行處理,對研究、評估全球氣候變化起著重要的作用。

通過25年的建設和完善,到目前,本底臺實現了溫室氣體、鹵代氣體、氣溶膠、太陽輻射、放射性物質、黑碳、降水化學和大氣物理等30個項目、60多個要素的全天候、高密度觀測,每天產生6萬多個數據,基本形成了覆蓋主要大氣成分本底的觀測技術體系和技術系統。

25年來,一批批本底臺氣象工作者前赴后繼,以做好基礎觀測為己任,已經形成了長時間序列的溫室氣體濃度觀測資料。用本底臺觀測資料繪制的二氧化碳變化曲線,被人們稱之為“青藏高原曲線”或“瓦里關曲線”。

“我們所建立的這條曲線圖非常重要而且十分有價值,我國政府在印尼巴厘島、丹麥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大會以及其他國際性氣候變化談判會上,理直氣壯地支持氣候變化觀點,其中一條重要原因在于我國擁有這一曲線圖以及相關的觀測數據。”本底臺副臺長劉鵬說。

本底臺所觀測的溫室氣體資料,也是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支撐數據,其結論具有非常重要的政策指示作用。觀測的數據不僅服務于中國溫室氣體公報,也作為我國寶貴的溫室氣體資料參與了多次全球氣候變化大會。這些觀測資料已進入溫室氣體世界數據中心和全球數據庫,用于全球溫室氣體公報,并用于世界氣象組織、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等的多項科學評估報告中。同時,為青海省溫室氣體公報的發布和污染源清單的調查與統計提供參考數據。

自建臺以來,本底臺先后協助國際組織和有關國家科研機構完成30多個科學試驗項目。據統計,采用這里的觀測數據,有關科研機構、專家發表的科學論文超過180篇。

本底臺先后派6人(次)到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德國等國學習深造,有7人(次)經選拔參加南極科學考察的氣象觀測工作,成為我國南極科考的氣象后備人才培養基地。2006年本底臺被國家科技部列入“國家野外科學觀測試驗站”。2010年被國家科技部評為“國家野外科學工作先進集體”。2015年,因在觀測溫室氣體的突出貢獻獲得周光召基金會頒發的氣象科技團隊獎。2018年,本底臺野外試驗基地入選中國氣象局首批野外科學試驗基地。

為了確保瓦里關這方“凈土”不受影響,當地政府做了大量工作,方圓50公里沒有建設任何工礦企業,飛往玉樹的航班更改了航線,同時,協助氣象部門先后實施道路維護、電路改造等項目,職工工作生活環境、探測環境保護等得到有效保障。

初心,在云端扛起神圣責任

對于溫室氣體本底濃度觀測來說,瓦里關近4000米的海拔高度是一個科學合理的地方,而對于人類來講,3816米卻是一個時刻需要挑戰極限的地方。

目前,本底臺有10個人進行輪流值班,每組2人,每10天輪換一次。盡管大多數工作人員都來自海拔2260米左右的青海省西寧市,但每次換班時依然要經歷高原反應。上山如同背著30公斤的行李,爬兩步樓梯就氣喘吁吁,嘴唇發紫,由于嚴重缺氧,頭兩天幾乎睡不著覺。而較之高原反應,寂寞孤獨是值班人員最難忍受的。

常年多次上山下山,對人體的損壞十分嚴重。有個專職司機,任務是接送值班人員,在本底臺工作10多年中,先后上山1000多次,最后因患嚴重的肺心病,59歲時去世。

“常有朋友問我,瓦里關在哪里,我笑著說,在云里。雖然是一句玩笑話,但經過我的解釋后朋友們釋然了。海拔高、氣壓低,瓦里關經常被云霧包圍。然而這座山頂聳立著一座建筑,播撒著一片希望。每當我們拿起行李,背上足夠的水、蔬菜、食物爬上山頭的時候,總是有一種歸屬感。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夢想在云端里。”臺上一名老同志如此寫道。

本底臺室外有一座高80米的梯度觀測塔,維護保養任務重,不管是風吹日曬,還是寒冬大雪,觀測員都爬上爬下,冒著生命危險,清理結冰、除塵、加固儀器,保證觀測正常進行。

由于觀測使用的儀器大多為高精度光學儀器,由世界氣象組織從各個國家調配,儀器性能、原理、軟件系統等差別較大,有些儀器操作使用復雜,標定調試工序嚴格、繁瑣,技術資料基本為外文,為了熟練使用儀器,他們通過出國進修、請專家講課、自己培訓、現場自學等形式,攻克難關,大家都熟練掌握了儀器設備的使用方法,高質量地完成觀測業務。

在高海拔地區使用精密儀器,儀器往往出現不適應,故障率高。經過多年努力,他們總結了一整套儀器調試、維護、排除故障的辦法,現在基本形成了系統、規范的運行、管理技術體系。

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工程院副院長杜祥琬院士到瓦里關后,深為這種執著、堅守、奉獻感動。他說:“瓦里關氣象工作者終年堅守在這山巔,耐得住艱辛和孤寂,他們進行各種觀測,一絲不茍,使中國對大氣研究的貢獻,享譽全球,在這里我們見證了科技工作者應有的本色,找到了科學精神的當代基準,再次感悟了堪稱民族脊梁的價值觀。”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回望走過的路,本底臺鏗鏘而堅實。展望未來,一幅更加壯麗廣闊的藍圖已然繪就:總投資980萬元的本底臺業務用房建設項目已經審批通過,將建立科學化、標準化、規范化的實驗室,做到業務區與生活區完全分開,徹底改善本底臺目前工作生活環境,促進大氣監測業務再上新的臺階。(金泉才)

資訊關鍵詞】:    【打印】【關閉】【返回頂部

  • 公告
  • 變更
  • 公示
  • 技術

資訊投稿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571-28331524

版權所有:中國機電網|中國機電傳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市濱江區西浦路1503號濱科大廈11樓(杭二中斜對面) 浙B2-20080178-6

聯系電話:0571-87774297 傳真:0571-28290892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杭州濱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买泰国佛牌赚钱吗